研究與批評
王林:間指的作用——重讀科蘇斯《一把和三把椅子》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169  時間:2019/5/22 11:15:40

讓我們來看看約瑟夫?科蘇斯作品中的三把椅子:

第一把椅子是辭典關于椅子的一段文字解說,這是詞語的相互解釋,是能指的循環,其意義的產生來自語言符號彼此間的關系。可以印證現代主義藝術觀,即認為藝術就是語言表達符號本身及其結構關系,藝術即形式、藝術即媒介乃至抽象藝術為最高級別藝術等等認識,皆由此而來。

第二把椅子是放在地上、可以讓人坐上去的一把椅子,是有質料、有形態的實物。實物本身沉默并不言說,只有當語言表述它的時候,才被照亮并顯示出意義。此時意義從何而來呢?來自于語言的指物性。指物性在詞語的相互關系中是隱匿的,被抽離為意義,這種抽離是人類知識化對象的結果。在語言知識化過程中,對象的實在性被懸置,被虛化,這是知識產生話語權的根本原因。因此,僅僅有語言學關于意義的研究是遠遠不夠的,詞語指物性的實在化和對象化,必須加上言語學維度,才有可能得以彰顯。言語學是對語言發生與運用的研究,它把詞語置于現實語境和正在發生的上下文關系之中,使詞語從語言學抽象中逆向重返交際現場,并使詞語所指的意義,打破能指的自我循環和知識生產,成為在場的現實性。由此當代藝術不再純粹,要求介入現實、介入正在發生的政治經濟生活、文化精神生活以及圍繞生活本身的生態環境和人文環境。

第三把椅子是椅子實物的一張照片,是對于椅子形象的復制。這種復制讓椅子重新作為符號,不僅是詞語的符號,而且是對象的符號。其居間性質使照片既非能指亦非所指,或者說既是能指亦是所指,本文姑且稱之為“間指”。間指產生的基礎不僅僅是技術而且是人的記憶與想象,照片的椅子可以離開現實的椅子形成人關于椅子的形象。人對椅子的記憶與想象則使“椅子”能夠打破實在對象的沉默和知識生產的定向而成為不斷被重新認識的過程。間指容含了詞語的抽象性意義,同時受制于詞語的指物性意義。比如“李白”這個詞,李白在世時其指物性是現實的、實在的,李白去世后盡管這個詞會變得非現實、非實在,但其指物性并未完全抽象化和能指化,而是存在于關于李白的歷史記憶和歷史想象之中,可見歷史是具有現實性和實在性的。因此,藝術符號并非只呈現出兩極性:語言學和言語學、本體論和反映論、抽象性和具象性、個人性和社會性等等。藝術之重要特征在于它作為另類語言符號的間指屬性,包含著不可言說或不可盡解之物。因為以記憶和想象為基礎的間指傾向于符號歷史學和知識考古學,對于正在發生的社會生活和交際活動,既是個人言語的介入,又是社會歷史的見證。

科蘇斯以《一把和三把椅子》挑戰藝術有史以來的整體性、統一性、整一性及其呈現方式,指出藝術并非形式、材料、媒介之總和,而是以現成品、復制品和文字概念的分別,表達出藝術可能的方向。對此,利奧塔曾這樣寫道:“我們為緬懷整體和統一,為觀念和感覺的契合,為明晰可見和可溝通的經驗的一致,已經付出高昂慘重的代價。在爭取寬松和普遍的倦感的狀況下,我們居然聽到一種祈望回到恐懼感的咕噥,渴望讓幻想成為真實而去把握現實的幻想。我對此的回答是:讓我們向統一的整體開戰,讓我們成為不可言說之物的見證者,讓我們不妥協地開發各種歧見差異,讓我們為秉持不同之名的榮譽而努力”(讓-弗朗索瓦?利奧塔《后現代狀況——關于知識的報告》,島子譯,湖南美術出版社1996年版第210-211頁)

當代藝術及中國當代藝術之欲何為,不是可以由此變得清晰些么?

2014年1月12日

斗地主(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