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紀念碑式藝術的當代重塑,解讀“觀看之道”背后故事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73  時間:2019/10/9 17:54:55

“我們所見與我們所知之間的關系從未固定。”上世紀70年代,約翰?伯格(John Berger)的著作《觀看之道》(Ways of Seeing)將藝術置于社會環境與進程中展開討論,重新審視了“觀看”這個行為在藝術領域內的意義與作用。書中,約翰?伯格對“觀看”的對象 、 藝術與資本、女性與藝術、攝影術及機械復制對作品唯一性帶來的挑戰,大眾傳媒與藝術等多方面議題進行了分析探討, 其對西方藝術評論產生了十分深遠的影響。

北京三里屯CHAO藝術中心的《觀看之道》是策展人喬納森?斯坦普(Jonas Stampe,也譯作喬納斯?斯坦普)為致敬友人約翰?伯格而策劃的展覽。以“觀看之道”命名的此次展覽,是結合中國地域語境與藝術生態而誕生的一場對當代藝術背后的觀念深度剖析的討論。展覽共展出中外17位/組知名的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創作年份橫跨65年。通過呈現多媒介的作品,展覽意圖將約翰?伯格在上世紀70年代所討論的問題延伸至當下,再次提出關于當代藝術的觀看與閱讀這一議題;同時,展覽通過陳列當代藝術史上具有“紀念碑意義”的藝術作品,引導觀者去思考“紀念碑”式作品的當下含義與未來影響。

值此展覽即將閉幕之際,藝訊網特邀策展人喬納森?斯坦普(Jonas Stampe)及聯合策展人肖戈女士進行專訪,解讀展覽背后的故事及策展思路。

藝訊網:“觀看之道”開展以來獲得不少好評,回過頭來,我們反倒是很好奇這個展覽的初衷及背景?請問是怎樣的契機促成了這個展覽?

肖戈:這個展覽的緣起可以追溯到2017年,當時CHAO藝術中心做了一個由費俊策劃的年度大展“MAKING / 造——版畫及延展媒體展”。在開幕晚宴上,由我的石版畫老師、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蘇新平引薦,我們認識了CHAO藝術中心的創始人李明和費琪夫婦,說起來李明與我還是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的校友。

記得李明談到,CHAO藝術中心做的展覽一般源于版畫,但他希望這個“版畫”概念是介于有界與無界之間的,應該從多元角度去解讀“版畫”,并且有所外延。李明館長還聊起CHAO藝術中心有一臺從美國買回來的著名版畫印刷機,曾有許多國際頂級藝術大師在這臺機器上制作過版畫。在參觀了這臺印刷機后,我們就與李明交流了今天呈現的這個“觀看之道”展覽的最初策展構思。記得那一晚大家都喝了些酒,聊了很多,彼此有一種相見恨晚、靈感碰撞的感覺。此后,CHAO藝術中心團隊就與我們多次接觸,延續關于展覽的討論。在起初的策展方案里,設想的是將版畫印刷機作為一件主展品置于展廳中,其余藝術作品是圍繞這臺機器展開的。但隨著討論的深入,尤其是和CHAO藝術中心藝術總監楊君的幾次談話,激發了我們更多的靈感,思路也變得越來越開放。后來,我們意識到,其實不應該僅局限于展示有多少大師的歷史痕跡曾出現于這臺印刷機上,而是可以將基于對藝術理論的認知和歷史知識材料的原創性整合,來重新陳列一下當代藝術史中一些有紀念碑意義的作品。這對于當下中國藝術圈而言,似乎更具有意義。

在前后近18個月的籌備過程中,一度因為檔期等各種復雜因素,這個展覽計劃差一點被擱淺甚至取消。但我們相信,有一種緣分是好事多磨。李明館長是一個有著藝術理想與情懷的人,在他的大力支持下,包括由藝術總監楊君帶領的整個CHAO藝術中心團隊的全力配合下,這個展覽計劃后來又得以重新上線。回想起這些,我們是感恩的,因為知音難覓。說到底,如果沒有大家的共同努力,“觀看之道”這樣一個逆襲之作,今天是不可能得以呈現的。

這個展覽涉及很多國外重要藝術家的作品,在籌備期間,與國外藝術家以及工作室的聯絡與洽談,來來回回,都是由喬納森負責的。

藝訊網:展覽名“觀看之道”取自約翰?伯格的著作《觀看之道》,似乎在暗含此次展覽將探討藝術的觀看與閱讀。能否為我們解讀一下此次展覽的題目,它與上世紀70年代約翰?伯格的《觀看之道》有哪些內在聯系?

喬納森:我的朋友約翰?伯格寫了《觀看之道》這本書,改變了整個藝術史,我想以此次展覽向他致敬。具體來看,約翰?伯格書中很多探討的問題實際上對我個人影響頗深。諸如,女性被作為觀看的對象,由性別差異所體現的不同觀看之道等話題,以及對印刷與廣告等作用于藝術作品中的討論,都來源于約翰?伯格的觀點。又例如約翰?伯格在書中談到了“復制”這一概念,在此次展覽中,通過一系列以行為與版畫復制為主要表達方式的藝術作品,來形成有關人類境遇的視覺敘事。雖然作品的內容、形式、意圖、和概念上都截然不同 ,但不少作品中都蘊含著“復制性”這一特質,也由此發展出了一種對“原真性”和“唯一性”概念提出質疑的批判性視覺語言。

約翰?伯格說過,“對于那些把生活當作景觀的人來說,藝術上毫無意義的”。他認為,藝術不應該只具有裝飾性或是景觀化的,藝術創作應該去提出問題,他希望藝術作品能對人與人之間的對話交流起到作用。他在書中所討論的這一系列問題,實際上通過展出的這些作品,我也希望可以傳達對于這些問題的思考。其中涉及到的許多議題,不僅存在于過去,還存在于當下和未來。約翰?伯格是個馬克思主義者,我也是。我們每個人有自己看世界不同視角,猶如我與約翰?伯格,我們就反對將藝術僅視作裝飾品,我們認為作品背后應該具有更深刻的思想性。

肖戈:喬納森是認識約翰?伯格的,他曾為喬納森父母的作品寫過一篇評論文章,約翰?伯格生前,喬納森和他有所交往。對于《觀看之道》這本書,喬納森的印象十分深刻,在他開始學習藝術史時就讀了這本書,并對他影響至今 。他不喜歡那些因過于浮躁而產生的空洞景觀式、裝飾性的藝術創作,他喜歡那些背后蘊含著深刻思考的作品、紀念碑式的作品。因此,我們希望通過一些中外藝術史上可以稱為經典的藝術作品來探討相關話題 。當然,基于CHAO藝術中心的特性,我們還需要從“版畫”這一概念展開進行考量。所謂“紀念碑性”的作品,不一定是以一種暴發戶式的、令人生畏且震驚的宏大尺寸來博取贊嘆,就像是這次展覽中呈現的那些廣告、海報、書籍、乙烯基唱片、復印件、小冊子、煙標或是各種廢棄物,這種“紀念碑性”作品的載體可能是很日常的、微不足道的。它們以某種相對謙遜的姿態展現,然而這些經典作品卻賦予了我們更深更廣的想象空間,其背后具有深刻的思考,對于過去、現在、未來,都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

藝訊網:即藝術作品的意義不應該局限于歷史,還應在當下和未來。

肖戈:是的,當我們在定義“當代”這個概念時,“作品創作時間的晚近”也可以被“影響力”這一更為重要的標準所替代,也許,評判一件作品的重要性不在乎它是被創作于昨天還是50年前,而在于將它置于今天甚至是未來,它仍在向我們傳達什么,經典是不會褪色的。這類作品闡明了一種關于時間與當代性的開放視角。喬納森以一個外來者的眼光觀察,他覺得中國當代藝術領域這一類藝術作品還不太多。我們希望通過這個展覽能夠啟發人們換一個角度去思考、去創作,就如同約翰?伯格的《觀看之道》曾影響了西方幾代人去觀看藝術的方式。

藝訊網:此次參展的藝術家的范圍極廣,囊括了中外17位/組知名當代藝術家,作品創作跨度65年。面對如此大規模的當代藝術群展,您在藝術家的甄選方面是如何考量的?

肖戈:我們是從作品出發來選擇藝術家的。從藝術史的角度選擇,再加上喬納森與其中多位藝術家平時都有聯系,比如 K Foundation 的成員比爾?德拉蒙德(Bill Drummond),也是在他的介紹下結識了神秘的班克斯,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一直通信保持聯系。至于中國藝術家的選擇,也有我們自己的考量。當然也得結合具體情況而定,比如最初男女藝術家的比例是差不多的,但有些藝術家因故不能參展等,所以最終呈現的藝術家名單是經過刪減后的結果。

藝訊網:由于這次的藝術家有很多都是當代藝術史上的知名人物,您會擔心這些藝術家本身的名頭蓋過這個展覽本身想要講述和傳達的東西嗎?

肖戈:我剛開始也有這樣的感覺,也跟喬納森提過,比如,這個展覽的參展藝術家名單,會不會給人感覺像一個網紅展。后來,我們覺得沒有必要擔心這個問題,因為關于展覽的思考是認真的,相信觀眾看了展覽之后自然會有評判。在這些所謂的觀念藝術經典作品中,其實可以看到與當下中國某些現實的呼應,不僅僅指藝術家與作品之間,更是指向了藝術的背后。除了藝術史上一些大師級的藝術家參展外,其實我們也選擇了一些不那么有名的藝術家,關鍵還是得從作品出發。我們也希望在這個網絡化、碎片化的時代,這個展覽或許可以成為某個觀看與理解世界的撬點,通過這些藝術家獨特的原創性與強大的藝術視野,激發關于“可能性”和“不可能性”的更多想象,也許可以重新思考藝術是什么,以及將會成為什么。

藝訊網:從此次展覽的介紹來看,我的理解是,展覽似乎通過多元化作品的陳列以構成新的敘述空間與場域,從而打破觀者對于某一件作品所接受到的固定解讀,以鼓勵多維度、多角度的思考與理解。 

肖戈:可以這么理解。就多元化解讀來說,這其實不是壞事,一千個觀眾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就比如我其實很喜歡 TeamLab 的東西,但是喬納森不喜歡,他更喜歡背后蘊含深度思考的作品。但這沒有關系,因為藝術的觀看之道原本就不應該是單一的。

藝訊網:那么說到當代藝術多維度閱讀,在專家或業內人士權威的解讀之外,最有可能豐富作品解讀的群體實際上應該是擁有不同背景與經歷的觀眾。您對于觀眾或是展覽的受眾的是怎樣想的?

肖戈:觀眾的群體越是多元化越是有意義。這個展覽首先是主打“學術牌”,所以肯定會吸引具有專業知識的業內觀眾。同時,這個展覽的參展藝術家有許多大IP,展出地點又在三里屯這樣的商業中心,再加上CHAO藝術中心本身就是一個跨界多元化、強調藝術與生活無界的平臺,那么肯定會對普通大眾具有很強的吸引力。多元化的觀眾群體當然會帶來不同的體驗和解讀,就像是約翰?伯格以及本次展覽中所呈現的藝術家,他們都曾不斷對獨一的精英式思考方式進行質疑并打破。

藝訊網:從展覽綜述來看,展覽還意圖探討許多當代藝術領域內十分有影響力的話題,例如照相術與機械復制術對藝術品唯一性和原真性帶來的挑戰,藝術品與其市場價值之間的博弈,大眾傳媒與藝術等等。面對這些宏大的、并將持續性去探討的話題,您認為這個展覽在主旨的構建和具體實施中是如何把握這么多話題的交匯的?

喬納森:把這么多議題、作品和藝術家放在一個展覽中去討論,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方法,有些人通過思想,有些人通過行動。我認為我和我妻子肖戈的合作是通過愛,還有人性。我認為人性是平等的,這也是約翰?伯格所強調的。

藝訊網:回到展覽場所本身,CHAO藝術中心一直提倡的是一種“無界藝術空間”的概念,形成的是一種新的藝術空間模式。基于此,您認為在這樣特性的一個藝術空間中,展出這17位/組中外當代藝術大師的作品,與其在傳統畫廊、美術館中的呈現或是說產生的化學反應會有怎樣的不同?

喬納森:去到美術館、畫廊的觀眾基本上都是喜歡藝術的,因此它們的受眾群相對而言是定向的。但是在一個北京的城市中心,一個商業中心、一個酒店中,人群從世界各地、各個方向、帶著不同的目的來到這里,為這個空間帶來了更多的開放與多元的特性。另外,美術館和畫廊的空間通常比較標準化、白盒子式的,但是CHAO藝術中心是一個非常“不標準”的藝術空間,所以也會為這個展覽帶來了許多新的可能性與情節。三里屯的環境,據說也是早期先鋒、地下、時尚文化混雜的發源地,非常符合這個展覽的調性,這些今天看來具有“紀念碑性”的作品,在被創作之初其實也是從地下開始的。

藝訊網:這個展覽還有幾天就要結束了,您對此有何感想?

喬納森:我希望希望這個展覽能夠帶給觀眾新的啟發與思考,不僅在他們對頭腦中,也希望能從內心打動他們。在今天這個時代,我看到了太多漂亮的、裝飾性的藝術,但是我堅信藝術應該能夠帶給人們思考,藝術應該具有社會與時代的責任感。我從來不評價“好的藝術”和“壞的藝術”,我只說,這是“有深度的藝術”或“膚淺的藝術”。

采訪、撰文|周緯萌
受訪嘉賓|喬納森?斯坦普、肖戈
圖片致謝主辦方

關于展覽:
展覽日期
Duration
2019年8月16日——10月6日
展覽地點 Venue
北京朝陽區工體東路4號三里屯CHAO
4 Workers’ Stadium East R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參展藝術家(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 班克斯(Banksy) 約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 陳界仁(Chen Chieh-Jen) 游擊隊女孩(藝術家組合)(Guerrilla Girls) 何云昌(He Yunchang) 珍妮?霍克澤(Jenny Holzer) 黃銳(Huang Rui) 阿法瓦多?加爾(Alfredo Jaar) K Foundation(藝術家組合)(K Foundation) 阿倫?卡普羅(Allan Kaprow) 安娜?門迭塔(Ana Mendieta) 小野洋子(Yoko Ono) 烏雷(Ulay) 王廣義(Wang Guangyi) 王慶松(Wang Qingsong) 徐冰(Xu Bing) 

斗地主(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