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CAFA深度丨舞美系畢業的畫家們:勢象空間六人展“上戲現象”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086  時間:2019/8/13 22:02:07

近日,于北京勢象空間低調開幕的精品六人油畫展“依然海上”掀起了一股“上戲現象”「1」。原因很簡單,六位參展藝術家陳鈞德、張祖英、周長江、俞曉夫、郭潤文、曲豐國,均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且大都是舞臺美術系畢業。

“為什么上戲的舞美系能出這么多的藝術家?”

追尋策展人吳洪亮在展覽前言中提出的問題,我們翻開了幾段與之相關的歷史。

01 1952年院系調整

時間回到1952年。

這一年,為了改革舊中國的教育制度,國家實施了一場涉及全國四分之三高校的院系調整,其中以華北、東北、華東等三區調整比較徹底。華東地區原有59所高校,沒有參加調整的僅8所,停辦(或調整后校名取消)及遷移外區的學校達21所「2」。

在這次調整中,成立于1945年的上海市市立實驗戲劇學校(1949年更名為上海市立戲劇專科學校)在山東大學藝術系戲劇科、上海行知藝術學校戲劇組并入后正式建院,定名為中央戲劇學院華東分院。而1912年由劉海粟在上海乍浦路7號成立的上海圖畫美術「3」院則被要求外遷至江蘇無錫,與蘇州美專、山東大學藝術系系部及音樂、美術兩科合并成立華東藝術專科學校「4」。

于此,兩所培養方向涇渭分明的學校在新的辦學環境中開啟了新的歷史篇章。

中央戲劇學院華東分院成立之初,先開設一年制的普通科,第二年擴為二年本科,1953年之后改為五年制的本科學習。1956年正式命名為上海戲劇學院。1959年,學校重建戲劇文學系,1962年又設置導演系。「5」至此,上海戲劇額學院發展成了擁有表演、導演、戲劇文學、舞臺美術四系的完整建制,為國家培養了大批表演、導演、戲劇、舞臺美術、美術等方面的專業人才。

但華東藝術專科學校的遷出卻顯出艱難。先有學校在遷往無錫后,因為校舍無著和學校發展前途等問題,其美術系自合并建校后的五年沒有招生「6」。期間,學校又一度面臨文化部要求遷址西安和部分教師要求遷回上海,直到1958年1月華東藝專確定遷往南京,定址丁家橋「7」,一系列由遷校引發的問題方告結束。

在學校遷回上海這一問題上,1957年5月劉海粟曾在中共上海市委宣傳工作會議的發言中,主張美術系留在上海,反對將學校遷往西安。他說:“上海美專有傳統、有經驗,不應該連根拔掉。”6月,全校教職工與工友代表圍繞遷校問題召開會議,會后劉海粟將座談會意見整理呈報文化部,他提到美術系全體教師遷回上海,成立上海美術學院。惜在兩個月后國務院給出的批復中,學校雖停止西遷,卻也并沒有同意遷回上海的提議。

縱觀這一時期上海的美術教育。上海本是現代美術教育的先行地,自清同治初年就創辦了中國近代最早的美術學校——土山灣畫館,20世紀初又創辦有布景畫傳習所、中西圖畫函授學堂、上海油畫院等。但隨著抗戰時期上海藝術專科學校、昌明藝術專科學校、新華藝術專科學校「8」的陸續停辦,50年代上海美專遷走,上海的美術教育出現了一段歷史的空窗期。

從這一視角出發,撣開塵埃,上海美術教育的發展在歷史的沉浮中向我們展開。

02 上海戲劇學院

上海重辦高等美術院校是院系調整六年后的事情了。

1958年,考慮到上海高等美術教育空白六年的實際問題,上海市文化局決定,利用正在籌備中的“上海國畫院”,成立上海中國油畫院附屬中等美術學校,以此作為一種過渡,為日后正式建立高等美術院校積累經驗和力量。1959年,時任北京中國畫院院長的陳半丁在得知因為附屬學校的設立,畫院除了教授中國畫外,還設置了素描、水彩畫等課程,頗為反對。為此他提出美術教育與畫院分離的意見,后得上海市宣傳部批復同意。于是,在上海市高教局接受文化局發文后,該附屬中學改組為與一般中等專業學校性質相同的上海美術學校。同年夏天,附屬中學搬離畫院,并于上海市華山路1448號正式掛牌,名為“上海美術學校”。「9」

一所新的高等美術院校尚處籌備之際,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教學卻已走過多個年頭。在一份1956-1957年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10」的教學情況表中「11」,該系一、二年級均開設了油畫、靜物、石膏頭像等課程;三年級增設了裸體課;四年級設置了人物和外景等課程。繪畫系的教學師資則來自于50年代浙江美院、蘇州美專、中央美院、上海美專的畢業學生,如閔希文、楊祖述、楊澄、周錫保、莊寶華、王挺琦、連逸卿、高生輝等,他們分配到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教授油畫、靜物、風景、素描、繪景等科目。這些教師從顏文樑、徐悲鴻等第一代油畫家那繼承了優良的繪畫傳統,又傳道授業給自己的學生。可以說,這些專業課程的設置以及教師力量的投入,為上海戲劇學院培養了最早的一批舞臺美術和繪畫專業人才。

在上海戲劇學院舞美系培養的早期繪畫人才中,陳鈞德和張祖英赫然在列。1956年陳鈞德入學上海戲劇學院舞美系,師從顏文樑、王挺琦、楊祖述、閔希文等教授,自大學時便執著于西方現代主義繪畫,成了探索現代主義繪畫前輩畫家。當許多年輕藝術家熱衷于現代派藝術之時,他又從黃庭堅、石濤、黃賓虹、王國維等故人的思想中汲取養分,創造獨具中國人審美趣味和士大夫精神的藝術。

1959年,張祖英順利通過了浙江美術學院和上海戲劇學院的大學招生考試,但由于當時招生體制所限,這個一心想要成為畫家的青年學子因為浙江美術學院的原錄取通知被取消,就這樣他與美術學院失之交臂,最終進入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學習。但這并沒有改變張祖英的學藝之路,受上海的藝術環境影響以及上戲舞美系的教學,加之自身的努力,張祖英以優異的成績畢業。而后,在畢業工作分配時,他有幸去到文化藝術氛圍濃厚的北京參加工作,與更多的藝術同仁切磋學藝,精進技藝,成為了一名優秀畫家。

03 “上戲現象”

如果說三兩個畫家的長成是偶然,那么當出現一個群體時,當屬一種現象。上海戲劇學院的這群畫家們,共同構成了“上戲現象”。

就在張祖英考入上戲的這一年,以培養群眾美術干部和專業人才的后備力量為宗旨,以為高等美術院校(包括國畫院)培養后備生作為培養目標之一的上海美術學校,在對學校性質、培養目標、分設科系、課程設置、學制等問題做出研究后,正式將建設一所新的高等美術院校——“上海美術學院”的工作提上日程。這所籌備中的學校初設預科班,學制兩年,原擬定的校名“上海美術學院”確定為“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學制為四年制本科。「12」1960年上半年,學校在緊張的籌備中完成了招生工作,8月校址由原上海市美術學校舊址搬遷到陜西北路500號,并于9月1日正式開學。

好景不長,當學校各項工作逐步完善之時,國家因爆發“三年自然災害”,經濟政策得到調整,不少學校受其影響被強制要求關停并轉。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被要求辦完為止,即關停“緩期執行”。1962年,學校本科不再招生,預科學生兩年期滿后也無法繼續升讀本校,此時的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等待已入學的學生順利畢業成為這所學校最后的堅守。

美術專科學校辦完即關停,無疑是直接中斷了上海市的高級美術人才的主要輸出通道,在這種情況下,學校應如何逐步關停?學校一方面延長了預科學生的學業年限,另一方面,由本校教師出面積極呼吁,最終經過與上海市文化局、高教局相關領導研究后,學校有了開設“上海市美術訓練班”的新辦學方案。后學校又根據上海市文化局的要求,以上海市美術學校的名義開始招收新中專生。如此,這所原本當是上海新高等美術院校的學校,最后出現了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本科)、上海市美術訓練班(大專)、上海市美術學校(新中專)三校并存的境地,再加上新籌建的“上海市油畫雕塑創作室”,學校由四個單位聯合辦公。

1965年,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唯一一屆本科生畢業,學校正式“辦完”。而美術培訓班的畢業學生一部分分配了工作,另外一部分學生轉到其他單位繼續深造;美術學校的學生則由上海市輕工業局領導的工藝美術學校接受。就這樣,“上海市美術學校”和“上海市工藝美術培訓班”由上海市輕工業局接辦,這所波折起伏的學校正式停辦。而學校的教學力量,一部分由文化局留用,一部分轉入輕工局。到了“文革”時期,接辦后的學校及師資力量同樣歷經坎坷,經歷了最艱苦的辦學期,幸而在70年代得到了調整和恢復。1983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決定在上海市美術學校的基礎上,籌建上海大學美術學院。這年年底,在上海美專和上海美校的基礎上,上海大學美術學院正式宣告成立。這所歷經滄桑的學校開始正式步入發展正軌,迎向自己的新生。

當我們跳出這段歷史來看這一時期上海美術教育的周圍環境時,上海戲劇學院的身影自然地進入我們的視野當中。「13」1975年,因為高等美術人才的緊缺,上海市文化局委托上海戲劇學院創辦美術系,招收國畫專業一個班,油畫專業兩個班,學制三年。 「14」師資方面除了本校的教師,還從其他單位借調。美術系辦學時間雖短,但在上海高等美術教育力量支離破碎的時期,短時地成為了上海高等美術教育的重要力量。俞曉夫、周長江等后來活躍在上海畫壇的畫家均是美術系培養出來的優秀人才。顯然,美術系的設置及教學成果是順應和符合時代發展需要的,是時代發展的產物,它為高等美術人才短缺的上海提供了補充,同樣也見證了上海戲劇學院的美術教育力量。

美術系解散后,大部分師生并入舞臺美術系,充實了原舞美系的教學力量,培養了蔡國強、周長江、曲豐國等一批優秀的藝術家,他們與舞美系過往畢業的畫家一同形成了“上戲現象”。在勢象空間開幕的六人展,體量不大,但是展出的作品各具風格,陳鈞德的風景油畫優雅恬淡又充滿奇幻色彩;周長江和曲豐國更受到西方后現代主義的啟迪,藝術創作頗具實驗性;郭潤文源于戲劇小說的寫實繪畫,色調典雅又極富故事性;張祖英運用油畫獨特的油性色彩與造型語言,重現他所體驗的詩意與感受;俞曉夫帶有浪漫氣質的抽象藝術,歷史與現實交融共生。

結語

為什么上戲舞美系能出這么多的藝術家?除了以上論述所揭示的時代因素外,20世紀的上海作為沿海城市,曾積聚了一大股強大的文化藝術力量,這是上海美術專業學生賴以生存的大環境。在美術教育方面,盡管上海美專的遷走對這個城市的美術教育力量造成了不小的損失,但是仍然有一批繪畫骨干力量堅守在上海,他們有的以畫室、畫院、研究所等形式進行美術專業教授活動,有的在輕工業、印刷、舞臺美術專業任教,有的從事著出版、電影、美工、設計等方面的工作,他們在上海的活動成為后來上海美術教育力量重組的重要支持。

當然,“上戲現象”也與上海戲劇學院的實際教學內容息息相關。上戲的繪畫專業訓練較之美術專業院校要少,但是文化課程卻比較充實,學生在校期間除了學習中外美術史,中外建筑史,中外服裝史,中外戲劇史,中國古典詩詞,文藝理論等專業內容跨度大的課程,還要掌握大量的話劇、歌劇、戲曲等相關領域的知識。這無不在知識體系上豐富了畫家的表現內容和題材,甚至影響其表現風格。在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的教學安排中,就曾安排師生前往上海戲劇學院觀摩演出,以提高學生的綜合文化素質。「15」

嚴格說來,上戲的舞臺美術是一種為戲劇表演服務的輔助性美術,其服務對象是戲劇、影視、導演等等。當美術院校的畢業生忙于創作主題性繪畫時,舞美系的學生則更關心繪畫中的色彩表現,嘗試通過綜合材料創造出不同的視覺效果。可以說,在藝術創作個性受限的20世紀下半葉,上海戲劇學院舞美系可謂特例,師生們在創作上擁有更多自由發展的空間。「16」當然,這屬另話了。

文丨楊鐘慧 
(圖片由勢象空間提供)

文本注釋:
1. “上戲現象”是上個世紀美術界提出的一個概念,本意指上戲這個不以專門培養繪畫人才為目標的藝術院校,卻集中出現了一批在當代中國和世界視覺藝術領域產生重要影響的藝術家之概述和思考。它的出現是時代和諸多合力共同作用形成的,在上戲的發展中,“這一概念的內涵不斷深化,外延不斷擴大——在其他藝術領域,如導演、電影制作、藝術產業等方面也出現了很多上戲校友,不僅在本專業領域內,而且還跨界取得了巨大成就”。——參考人民網刊文“《上戲現象——啟示與拓展》展覽與研討在滬舉辦”,2015年11月29日。
2.引自李琦,“建國初期全國高等學校院系調整述評”,載《黨的文獻》2002年第6期。
3.1915年更名為“上海圖畫美術院”,遷址于上海法租界菜市街。
4.1958年學校又遷址南京,更名南京藝術專科學校,成為今天南京藝術學院的前身。
5.石昊,《新中國舞臺美術研究》,上海戲劇學院2016年博士研究生學位論文。
6.現有文獻提及華東藝專建校五年沒有招生,但是據南京藝術學院設計學院蔡淑娟查閱的南京藝術學院及該校呈交至教育部的檔案資料論證,學校音樂科是有招生。——引自蔡淑娟,“歷史回望:華東藝術專科學校組建與發展的六年紀程(1952年—1957年)”,載《藝術學研究》2012年04期。
7.6月更名南京藝術專科學校,1959年6月10日定名為今用命南京藝術學院,學制4年。
8.創辦于1926年,發起人為張聿光、潘天壽、俞寄凡、潘伯英、許開甫、俞劍華、譚抒真等。
9.參考王劼音,陳志強主編《二十五年 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紀念文集 1959-1983》(上海大學出版社,2012年)一書中的“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歷史”。 
10.舞臺美術系前身系上海市實驗戲劇學校的舞臺技術組,1956年更名為舞臺美術系。
11.石昊,《新中國舞臺美術研究》,上海戲劇學院2016年博士研究生學位論文,第50頁。
12.參考邱瑞敏主編《世紀空間——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校史(1959-1983)》(上海大學出版社,2004年)一書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校史部分。
13.1971年,上海師范大學創辦了美術系,因文章篇幅有限,本文不做討論。
14.編纂委員會編著,《上海戲劇學院資料匯編 1945-2010》,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7年,第141頁。
15.除了上海戲劇學院,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還曾安排師生前往上海市戲劇學校、上海市舞蹈學校等兄弟單位觀摩演出。——參考邱瑞敏主編《世紀空間——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校史(1959-1983)》(上海大學出版社,2004年)一書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校史部分。
16.內容參考范鐘鳴“‘上戲現象’淺談”一文,載雅昌藝術網“新聞”欄目。

斗地主(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