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回顧包豪斯:40件物品、5個對話”于德國慕尼黑設計博物館舉辦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755  時間:2019/2/14 22:27:44

2019年是20世紀先鋒設計院校包豪斯成立100周年紀念,從1919年至1933年,在它短短存在的14年里,包豪斯就對營造新的生活方式起到了深刻的作用,其重要價值仍舊在此一個世紀中流轉。發源地德國的各大城市美術館、博物館將在這一年中舉辦眾多活動,來紀念這座具有歷史性開拓意義的院校組織。德國慕尼黑新展館-設計博物館(Die Neue Sammlung - The Design Museum)圍繞“回顧包豪斯:40件物品、5個對話(Reflex Bauhaus:40 Objects-5 Conversations)”這一主題,展示了一系列珍貴的包豪斯紡織物、木質家具、金屬工藝等作品,以與當代藝術進行對話的方式亮相,部分作品也是首次展出,可以說是包豪斯百年紀念系列活動的前哨展之一。

慕尼黑新展館-設計博物館是世界上具有領銜地位的設計博物館之一,收藏了大量的汽車和工業產品和視覺設計作品,也是慕尼黑的集中式打卡藝術圣地——現代藝術陳列館群的四大展館之一。1925年,慕尼黑新展館成立。此前包豪斯在1919年至1925年的魏瑪(Weimar)時期中,遭受著巨大的內外壓力,一方面教學經費緊迫、教師之間觀念有所分歧,另一方面社會上的右翼分子對學校的指責也未曾中斷。迫于各方原因,包豪斯遷移校址至德紹(Dessau)。慕尼黑新展館的成立恰好正逢包豪斯不得不從魏瑪搬離,并轉移德紹的過渡時期。

包豪斯此前的出版公司早已落地慕尼黑,慕尼黑那時被視為德紹的替代。但隨著年輕的新美術館的成立,慕尼黑的博物館成為收納現代包豪斯作品的聚集地,這些收藏作品也正是那一批如今被視為當代設計的標志的系列物件。這些作品包括安妮·阿爾伯斯(Anni Albers)與岡塔·斯托爾茨(Gunta St?lzl)設計的紡織品,阿爾瑪·布什(Alma Buscher)和路德維克·赫希菲爾德-馬克(Ludwig Hirschfeld-Mack)創作的玩具、奧托·利特維格(Otto Rittweger)與威廉·華根菲爾德(Wilhelm Wagenfeld)制作的金屬作品。以及最近才得到進一步收藏的包括西奧多·博格勒(Theodor Bogler)、馬塞爾·布魯耶(Marcel Breuer)、約瑟夫·哈特維格(Josef Hartwig)、納姆·斯魯茨基(Naum Slutzky)等人的作品。這些珍貴的大師原作都一一亮相于公眾,據策展團隊介紹,部分珍貴的藏品還是首次展出。

“包豪斯意味著現代性。”安吉麗卡·諾勒特等人組成的策展團隊如此言簡意賅地表達了他們的觀點。或許,在當代人的眼中,包豪斯更像一個符號,它承載的價值既存在于作品中,更重要的在于對新目標的勾畫和先進的理念與實踐方式。展覽由美術館聯合藝術家蒂洛·舒爾茨(Tilo Schulz)合作完成,舒爾茨1972年生于萊比錫,現居住在柏林,他也是一個自學成才式的藝術家、作家、策展人。他為展覽設計了一個房間裝置,將40件包豪斯歷史中的物件與5件當代藝術作品并置,構建了一種獨特的對話模式。

五位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國際藝術家受邀,向他們喜愛的包豪斯作品作出回應,以自我語言進行創造。來自土耳其的藝術家艾澤特·波斯坦(Ayzit Bostan)接過馬塞爾·布魯耶的椅子,設計了一款與之相映襯的現代家居品,這把兩用的沙發椅子上折射出包豪斯的影子,有秩序地排列的布條和金屬支架是彼時的典型流行風格。德國作家芭芭拉·科勒(Barbara K?hler)從克里斯蒂安·戴爾(Christian Dell)的雙臂臺燈中汲取靈感,創造了一個名為“一旦我們被二次復制”的“字-鏡-圖象”的作品。印度建筑師安奴帕瑪·昆多(Anupama Kundoo)在她的作品和岡塔·斯托爾茨的編織方法之間建立了密切的聯系。斯托爾茨是曾在包豪斯中任教過的為數不多的女教師,對包豪斯的發展做出了奠基性的貢獻,她1920年以學生的身份進入包豪斯學習,后來留校任教,將現代藝術的概念引入紡織藝術,作品色彩簡潔明了,幾何圖型風格為主,斯托爾茨引導下的紡織工作室后來也成為包豪斯中最為重要的、受到追捧一個工作室。

日本作曲家及川淳彌(Junya Oikawa)根據約瑟夫·哈特維格的包豪斯棋盤創作了一個表演性的音響裝置。哈特維格的棋盤曾被德國作家斯特拉瑟·宋昆推薦在《你應該知道的包豪斯50件圣品》一書中,該棋盒套裝使用最少的線條、球體和立方體將棋子最基本的運動特征抽象出來,例如,“x”形狀的主教代表了對角線運動,棋子“女王”的近乎無限運動被濃縮成球體立在方體上,這也從一個角度向觀眾展示了包豪斯的幾何風格是如何滲透到當時的生活方方面面的,大到建筑空間,小到玩具、休閑棋盤等等,無所不包地改變著人們的生活和審美。

丹麥藝術家蘇菲·索森(Sofie Thorsen)研究了德國視覺建筑師、藝術家赫爾曼·芬斯特林(Hermann Finsterlin)的“Didyms 雙音”(一種有關空間和體積的穿插方式),蘇菲·索森往常用線條來呈現觀念,這次的“金屬組件”也與芬斯特林的風格形成了一種呼應。舒爾茨以他的理念成功地將過去與現在結合在一起,使觀眾不僅能夠喚起對這些珍貴物件的歷史淵源的紀念,也能夠以現當代的語言對它們進行反思。可以說,這不僅引發了歷史中的設計作品與當今藝術之間的一場非凡對話,也引發了當代視角下,對這所以“改革派”著稱的歷史院校的接納與反思,這些珍貴的設計思維一直影響著當代人對于設計的理解。

毫無疑問,包豪斯的出現,是現代工業的與藝術設計結合的趨勢與嘗試結果,它是現代建筑史、工業設計史和藝術設計教育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2019年從德國到世界各地,這一系列的展覽、活動來紀念這座偉大的里程碑,并非意味著我們一味地回顧過去,如前文所提,是在這些設計瑰寶之中尋覓設計對于不同時代人類的價值,“包豪斯”代表的不僅僅是一種風格、一所院校、一類產品,如若將其視為一個符號,它意味著現代性的一種表征,濃縮著人們對于新理念、新技術、新方法的無限探索與勇敢嘗試。

編譯/張譯之
(圖文綜合整理自慕尼黑設計博物館)

斗地主(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