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兩個文明古國的當代藝術碰撞:“條條大路”中意聯合藝術展于長沙IFS啟幕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257  時間:2019/9/30 15:19:49

2019 年 5 月,長沙IFS以“風尚與匠心”為主題,開啟了 長沙與意大利的歷史文化和藝術設計名城佛羅倫薩友好交流的序幕,作為華中時尚零售旗艦地標,長沙IFS持續聚焦城市經濟、藝術、文化、時尚等多個維度, 推出了一系列盛典活動。9 月 27 日,“條條大路”中意聯合藝術展于長沙 IFS 啟幕。此次展覽由長沙市政府、長沙IFS和國際文化交流發展協會聯合主辦,中意設計交流中心、尼依格羅酒店協辦,佛羅倫薩政府支持。時值新中國成立 70 周年,這場城中盛事為長沙帶來前所未有的全新體驗, 引領著長沙最前沿的國際風尚。

湖南省商務廳副廳長周越,長沙IFS公共關系負責人王瑛女士,本次藝術展策展人、藝術家、國際文化交流發展協會秘書長鄢來超先生,佛羅倫薩美院教授亞歷山大?巴勒丹迪(Alessandro Baldanzi),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章燕紫老師,佛羅倫薩美院教授法比奧?馬斯莫?法基(Fabio Massimo Faggi),上海戲劇學院教授楊青青老師,意大利藝術家克勞迪婭迪?佛朗西斯科(Claudia Di Francesco),中意設計交流中心首席運營官王群女士等嘉賓及藝術家出席了此次開幕式。

對此,本次策展人鄢來超表示:“佛羅倫薩與長沙兩座城市從文藝傳承到時尚魅力都有這源遠流長的微妙聯系,借由此次展覽的契機能體現兩國藝術家對當代藝術和兩國文化的思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而長沙IFS董事兼總經理蔡寧玲女士則表示:“作為世界文娛之都,長沙已經逐漸在國際舞臺展露光芒,長沙I FS將為城市文化藝術的提升作出不懈努力。”

此次中意聯合藝術展由優秀的新銳策展人策劃、集合了中意 18 位杰出的藝術家的 57 幅優秀藝術作品,現當代藝術匯聚一堂,展出的作品匯集裝置作品、油畫、水墨畫、攝影作品甚至創作手稿等多種藝術形式,有中國藝術家以貝多芬第八交響曲、莫扎特土耳其進行曲為靈感創作的金宣紙水墨畫,也有意大利藝術家以漢字為元素創作的多技法作品(Speaking Mountains),不同文明相互激蕩出的魅力作品集聚長沙。向大眾奉上一場文化盛宴。其中23 幅意大利藝術作品更是首次亮相中國,展現出藝術家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對于生活的思考,用藝術的語言進行了一場生動的文化對談。

這些藝術家的年齡、故鄉和成長經等就如同他們使用的技術方式一樣各不相同。從維紳佐?文提米亞(Vincenzo Ventimiglia)、肖豐、亞歷山大?巴勒丹迪(Alessandro Baldanzi)、法比奧?馬斯莫?法基(Fabio Massimo Faggi)、章燕紫、卡勒科捷羅?薩維利?文奇桂拉(Calcogero Saverio Vinciguerra)、楊青青、馬可?拉斐爾(Marco Raffaele)、將保羅?托馬塞迪(Giampaolo Tomassetti)、大衛?迪鐸(Davide Titto)、鄢來超、安德烈?塔利亞蔻(Andrea Taliaco)、克勞迪婭迪?佛朗西斯科(Claudia Di Francesco)和沈采的繪畫作品到賈科莫?馬庫奇(Giacomo Marcucci)的攝影作品、克里斯蒂娜?帕皮(Cristina Papi)的符號拼接(symbolic collages)、賴俊杰的雕塑作品和閆超的紙本作品,除去各自表達手法的不同,所有的作品似乎都朝著相同的方向靠近,堅定不移地展現著其深遠的影響。

肖豐的作品基于對他現實生活的深刻理解,平靜而冷峻,他運用聚光的形式對深夜里一個有限的視線范圍深入描繪,這樣的手法引人注目和深思又更像是對一些社會現象的一種審判。

如同柏拉圖所說,如果有人證明我自己就是一個人,那么就沒有什么奇怪的了。亞歷山大?巴勒丹迪(Alessandro Baldanzi)教授運用超現實的手法,將動物、人類、植物的部分組成三維融合體——有血有肉的生物,它是真實的,但是與此同時,遠非現實。法比奧(Fabio)的作品是一種純粹的概念表達,并在美學和嚴謹的期望中進行闡述。這是“視覺詩歌”的一個絕妙例子——文學的力量應被視為一種視覺享受。

章燕紫對藝術是極為敏感的,從她的止痛貼到今天的荷爾蒙系列,醫學一直是她特別關注的主題。如同她所說:“藝術是一個不斷向內在探索的過程,作為一個創作者,我一直都在有限的生命經驗中尋找著某種無限,一種更加神秘深遠的宇宙萬物的運轉邏輯。”楊青青運用中國水墨的表達方式來書寫古典音樂,一曲曲音符躍然紙上,勾勒成形式美麗的畫卷。亞歷山大(Alessandro)運用了大量的時間進行創作,繪畫作品中人體一直是他關注和表達的對象,同時他的雕塑作品也特別優秀。

亞歷山大?巴勒丹迪(Alessandro Baldanzi)教授的助理克勞迪婭(Claudia)通過對記憶碎片的切割,重組,來彌補人生過程中情感的缺失和忽視。青年藝術家沈采喜歡把記憶中所有的事物疊加在一起,而經由時間打磨后殘余的部分則成為她創作的主題。

賈科莫?馬庫奇(Giacomo Marcucci)是一位專業的攝影師,在羅馬城奔跑,他捕捉著街巷中、人群中意想不到的場景和畫面,遵從著直白的攝影敘述,在他眼里世間萬物的隨機性是一種更加的有效和靈動的表達方式,而非任何刻意安排的視覺架構。而對于克里斯蒂娜?帕皮(Cristina Papi)來說,鄉愁和記憶的游戲才是她作品中的核心元素。她并沒有選擇單一的表述手法,而是選擇了將攝影和真實物體合并以重現她個人深刻對話過往和現在的象征。馬可?拉斐爾(Marco Raffaele)的作品是一種科技先鋒,他將數字圖像印刷和金子置于樹脂和鋁制的盒子里,向我們展現他是如何在創作作品中使多元的表達手法和當今科技緊密聯系。

反之亦然,將保羅?托馬塞迪(Giampaolo Tomassetti)通過對意大利繪畫的歷史模型和吠陀及印度傳統文化的密切鉆研創作了他的大幅作品。他所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意大利中部翁布里亞至托斯卡納以其充滿表現力的風土人情帶給他的作品大量的靈感和激情。

“Tabula nova aucae coniuncta cum Dialogue creaturarum”是Vincenzo Ventimiglia 的作品所展現的。這是一種由中世紀童話故事衍生的鵝的游戲,是一種由游戲板、122張使用中世紀語言Dialogus Creaturarum的紙牌和畫有特殊符號的骰子所組成的桌游。卡勒科捷羅?薩維利?文奇桂拉(Calogero Saverio Vinciguerra)的油畫“Incandescent Material”(專有名詞)展現的是一種熔巖般感覺的繪畫。文奇桂拉專注于對繪畫技術的實現,這并不是冰冷地使用條條框框,而是堅信更好的使用繪畫技巧可以使圖像的展現更加生動,從而更加清晰地表達與交流其藝術的巧思。中國青年藝術家賴俊杰在佛羅倫薩國立美術學院 多年學習,他的雕塑作品微小卻錯綜地展現著“虛擬”空間的概念,這是一種充滿想象力的藝術設計,與邏輯條理明晰的世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中國藝術家鄢來超的藝術世界中,他對藝術的理解和認知都全部被內化掉,把時間和感受化為滿紙無意義的點,就像抄寫一本本經書一樣,用態度來頓悟,度人度己。

本展將持續至10月31日。

圖、文/主辦方提供

斗地主(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