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從第一套到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它們的故事你了解多少?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544  時間:2019/9/25 14:43:11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正式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中央美術學院團隊參與了其中的藝術提升設計。中央美術學院與新中國人民幣的設計一直源遠流長,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羅工柳、周令釗、侯一民、鄧澍、王式廓接受黨和國家的光榮任務,為新中國設計人民幣圖案,他們參與了新中國第二、三、四套人民幣的設計工作。他們深入祖國各地寫生,在人民幣上展現了中國各民族人民的完美形象,在50年代和70年代分別設計了第三套和第四套人民幣。此次《為新中國造型——周令釗先生百歲藝術展》也首次呈現了第二、三、四套人民幣設計稿原稿。有關第一套至第四套的人民幣設計,那周令釗先生又會講述什么故事呢?而以余丁、唐暉、宋協偉為主的人民幣藝術提升設計者們,又會揭露有關2019年版第五套新人民幣的什么細節呢?

第一套至第四套人民幣的故事

第一套人民幣是在解放戰爭勝利進軍的形勢下,于1948年12月1日由同一天在河北石家莊成立的中國人民銀行正式印制發行的。由于這套人民幣在面額、紙張和印制等方面都存在問題,為適應新生的人民政權在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等各方面的要求,新版的人民幣設計就提上了日程。第二套人民幣于1950年開始設計,為提高新版人民幣的設計水平,中國人民銀行從中央美術學院聘請了羅工柳、周令釗和王式廓三位教授作為專家。他們于1951年3月正式進入北京人民印刷廠(今北京印鈔有限公司),開始與企業技術人員精誠合作設計第二套人民幣。除了人民幣紙幣的設計,周令釗先生還曾于1954年底到沈陽造幣廠,現場繪制麥穗圖,具體指導硬幣的制模工作。經過反復的實驗,中國人終于依靠自己的力量創造出了新中國的第一組硬幣原模,從此我國也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原模雕刻技術人員。1955年3月1日公布發行的第二套人民幣共10種。1964年4月14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決定從 1964年4月15日開始限期收回蘇聯代印的1953年版的3元、5元和10元紙幣,1964年5月15日停止收兌和流通使用。2007年4月1日,第二套人民幣的紙幣停止使用,硬幣還流通。

第三套人民幣于1959年開始設計,所聘請的美術專家共五位:中央美術學院羅工柳、周令釗、侯一民、鄧澍和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的陳若菊,周令釗先生負責整體設計。第三套人民幣共有7種面額。與第二套人民幣相比,第三套人民幣取消了3元紙幣,增加了1角、2角、5角和1元四種金屬幣,保留了第二套人民幣中的1分、2分、5分紙幣。第三套人民幣于1962年4月20日開始發行,2000年7月1日停止流通,前后歷時38年,是五套人民幣紙鈔中流通時間最長的一套。第三套人民幣二角紙幣的背景圖案是武漢長江大橋,這是新中國成立后修建的第一座公鐵兩用的長江大橋,有“萬里長江第一橋”之譽。早在1949年9月,李文驥、茅以升等橋梁專家就向中央人民政府遞交了《籌建武漢紀念橋建議書》,建議修建武漢長江大橋作為新民主主義革命成功的紀念建筑。毛澤東在北平主持召開的第一屆政治協商會議通過了建造武漢長江大橋的議案。1955年9月1日,武漢長江大橋作為中國國家“一五”計劃重點工程動工。1957年10月15日,武漢長江大橋正式通車交付使用。

為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進一步健全中國的貨幣制度,方便流通使用和交易核算,中國人民銀行于1987年4月27日至1997年4月1日發行了第四套人民幣。第四套人民幣是籌劃設計時間最長的一套人民幣,從1967年1月總行提出設計第四套人民幣的設想,到1985年5月定案,歷時18年。1978年11月,在中央美術學院和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領導的支持下,由羅工柳、周令釗、侯一民、鄧澎、陳若菊五人組成專家組,周令釗負責整體體美術設計,在印制和雕刻專家的參與下開始重新設計第四套人民幣。經過專家們的集思廣益,確定了設計指導思想和設計思路,最終完成設計方案。1979年12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總行上報的第四套人民幣彩色設計稿 (不包括50元和100元券)經國務院原則批準。1983年3月3日,中國人民銀行總行上報的關于印制發行第四套人民幣的報告經國務院核準印制。之后,根據市場貨幣流通量猛增的實際情況,又對50和100的大面額票券進行了設計,并于1985年5月經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批準。至此,第四套人民幣整套設計完成。1997年4月1日起,第四套人民幣部分幣種停止發行。2018年5月1日起,100元、50元、10元、5元、2元、1元、2角紙幣和1角硬幣停止流通,1角、5角紙幣和5角、1元硬幣還在繼續流通。2019年4月30日停止兌換。

第四套人民幣背景花鳥圖案的設計,是在周令釗先生總體設計的基礎上,由陳若菊先生具體完成,其畫面絢麗不失優雅、工細不乏靈動,寓意美好、耐人品味,是中國傳統的吉祥紋樣與現代設計結合的典范。壹元票面花鳥圖案是“喜鵲登梅”。在中國的文化傳統中,喜鵲歷來是好運與福氣的象征,象征著喜事臨頭。梅,古稱“報春花”,是花中君子,寓意堅強、高雅和忠貞,同時又象征五福,即快樂、幸福、長壽、順利與和平。“喜鵲登梅”是深受中國人喜愛的,也最常為藝術家所表現的吉祥圖案之一。貳元票面花鳥圖案是“竹林綬帶”。綬鳥,有吉樣、富貴、長壽的意思。竹,與松、梅并稱“歲寒三友”,也是花中四君子之一。竹,虛心直節、凌霜傲雪,象征高風亮節、富有氣節。綬鳥與翠竹合一,寓意深長。第四套人民幣伍元票面的圖案是“松鶴同春”,拾元票面的花鳥圖案是“鳳凰牡丹”。這些花鳥圖案都是在中國傳統吉祥圖案的基礎上,根據人民幣的設計要求再設計的典范。

周令釗先生自述

第二套人民幣是在北京印鈔廠開始設計的。這是國家十分重要的任務,為了保證質量,組織上邀請到了張光宇、張仃、王式廓等教授,請他們到廠里來,共同研究、商量第二套人民幣應該怎么設計。他們一致認為,我們的鈔票應該反映人民鈔票的性質,人民幣反應的是國家的政治,這是主要內容。至于它的形式,毛主席一直強調要探索民族形式,我們就應該有中國的文化傳統和表現形式,這是首先要考慮到的。

動手前要收集資料,要有新的面貌、新的內容。為了使新鈔票徹底擯棄帶有殖民色彩的圖案裝飾,我們與北京印鈔廠的設計、雕刻人員到故宮、頤和園、云岡石窟去臨摹古建筑、石雕、石刻、銅器以及長廊里的彩畫中的花紋和圖案,還對敦煌壁畫進行了潛心的研究,速寫本畫滿了十幾本。這些激發了我們的創作靈感,,2元券背面景框源自故宮的窗欞,3元券背面的邊框取自敦煌壁畫中飛天的飄帶。我還把面額數字用紋樣圍了起來,外形如同中國傳統的燈籠,這些都賦予了第二套人民幣富麗典雅的氣息,具有濃郁的中華民族特色。為了尋求延安寶塔山的最佳角度,我與北鈔廠雕刻師宋凡一起采風、收集素材,我們才能看到2元券背面寶塔的巍峨、山的雄渾。由于3元券、5元券、10元券是在蘇聯印制的,當把票樣送到蘇聯財政部長手中時,他驚訝并高興地說:“這才像中國的鈔票,非常美麗。”

北京印鈔廠設計室里有一個本子,里面有角花、邊飾、底紋,我們就去挑,但全是美元的樣式,也有一本本的法國的、英國的、德國的鈔票,設計時都可以參考,但那些資料里唯獨沒有我們中國的。現在,經過我們這么搞,集中了很多的中國圖案。至于外國的圖案,我們主要就是參考它的實用價值,例如,怎么防假,文字怎么配,框架怎么配。外國的鈔票在設計方面走在前面的,我們也得學習、參考,但是鈔票的圖案一定要完全使用中國的,我們就這樣進行設計,努力探索民族化的藝術表現形式。 

第二套人民幣的設計主要是我和羅工柳兩人負責。 第三套人民幣主要反映的是社會主義生產建設、三面紅旗和大躍進這個主題,圍繞著這個主題設計整個鈔票圖案。主體內容實際上就是反映人民當家作主、反映國家發展的時代特點,并沒有太多的大躍進的場面,即便是五元券煉鋼工人的場面,也沒有顯示什么紅旗,沒有什么極“左”的東西,看起來也是挺和諧的。 第三套人民幣各個票面也各有各的長處。從形式上看,以前的鈔票是對稱的格局,后來是上下兩條線(第二套人民幣),第三套人民幣變成一條線。

為了畫好主景圖案,我親自到過煉鋼廠、石油單位,見到過煉鋼工人、車床工人、拖拉機手,這些都是很好的素材。我在畫5元券主景圖案煉鋼工人時,特別注意把握好藝術表現形式。要造成爐火通紅的效果,只有把鋼釬捅進去,才能出現這個效果,這樣一來,手尖往那面一吹,就造成了氣氛,總體設計上想到這樣一些東西。這樣做出來,人家都很喜歡,票面結構就好畫了。

在設計第四套人民幣的時候,主題是各民族大團結。本來定的最高數額就是五十元。五十元上畫著農民、工人和知識分子三個人的頭像。后來中央下來一個指示,說根據經濟發展的需要,要加印一個一百元的。那么還得畫頭像啊,工、農、知識分子都畫過了,那一百元上面畫什么呢?我就想到領袖人物上鈔票,于是,我就把四位已經去世的國家領袖——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少奇放在一百元鈔票的設計上,得到了中央的批準。

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看藝術提升設計者們如何說?

中國人民銀行于2019年8月30日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50元、20元、10元、1元紙幣和1元、5角、1角硬幣。就在新版人民幣發行前一天,中央美術學院人民幣藝術研究中心揭牌儀式在北京隆重舉行。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與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副總經理鄭華共同揭牌宣布中心正式成立,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院長余丁,設計學院院長宋協偉,中央美術學院造型學院副院長、壁畫系主任唐暉,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中鈔研究院黨委書記、董事長黃小義等雙方代表出席了揭牌儀式。

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藝術提升設計者,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院長余丁教授表示,:“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藝術提升設計工作主要由中央美術學院和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共同合作完成。回首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已經過了20個年頭,而回望歷史,央美一直肩負著對人民幣進行設計提升的使命和傳統。作為后輩,我們有幸接過老先生們的班,繼續為國家造型,這是我們的榮耀。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藝術提升設計工作主要由央美設計學院、造型學院壁畫系和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的專業師生團隊組成。在過去的十個月里,不同學科相互配合,發揮各自專長。由設計學院院長宋協偉教授帶領的團隊主要負責色彩系統、整體視覺結構和數字造型的提升工作,由造型學院副院長唐暉教授帶領的壁畫系團隊側重包括團花、主席像、背面風景在內的具體紋飾圖案等細節,由我帶領的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的工作團隊更多進行人文背景研究、素材來源考證及圖像視覺心理研究等工作。提升的原則是不能改變整體面貌,只能在原有基礎上做微調。”

中央美術學院造型學院副院長,壁畫系主任唐暉教授則表示,“我特別榮幸能夠參與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藝術提升設計工作。曾經的壁畫系老前輩們都是人民幣第二套至第四套的主創,因而當我接到這個任務時,更加感到一種傳承和自豪。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藝術提升設計中,壁畫系主要承擔團花改進、主席像升級設計和背面風景及水印的重新繪制工作。該團隊由三人組成,包括張漢普、但文杰師生,由我擔任主筆。該工作必須在有限定的條件下完成,不能擅自發揮,這也非常符合壁畫系的專業特點——既要求我們能夠畫很大的畫,也要有能力處理很精微的作品,一方面是藝術家,同時也是設計師,需要在約束和限制下具有格局意識,發揮最大的創造力。” 從造型和繪畫的角度來看,“我們強調在繪畫中的“盡精微”,意思就是在細節上要再細一些,讓精微的地方更精彩一些。比如20元紙幣背面的漓江山水,我們從大的格局入手,改變了原有的透視關系,讓其空間更加開闊。就如同中國明式家具一樣,很多地方不是簡單的增減,而需要改變線條和結構,讓其更好的反映我們民族的審美趣味。”

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院長宋協偉表示,“中央美術學院從建國初期到今天始終秉承著為國家形象設計的傳統,其中就包括人民幣的設計工作。追溯到第二套人民幣的設計,包括周令釗、侯一民等老先生,大家都參與了很多工作,我們這一代人依然肩負著為國家形象設計而服務的責任和擔當,投入到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藝術提升設計中來。這次調整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第一,對傳統人民幣的圖案、圖形進行改進。對原有比較繁瑣的圖形進行疏密關系、視覺關系上的整合,這就包括適當的刪減或細節的強化。第二,就是對色彩系統的調整。過去的色彩系統相對來說比較灰暗,我們對色彩的飽和度和分辨度進行重新調整,使其色澤更加鮮艷亮麗。這也是為什么網上流行說新版人民幣好像開了“美顏”一樣。第三,對人民幣的版式設計進行調整,對整個版式的視覺系統進行再一次梳理。這其中就包括對每一個幣種的視覺和使用關系做結構和版式上的改動。”

編/藝訊網
圖文資料來源中央美術學院、藝術中國

斗地主(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