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方寸之間鐫時光刻痕:“啄木——劉峴與木口木刻”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544  時間:2019/9/24 11:04:36

細察刀筆之痕,
如聞“啄木”聲聲,
尺幅微小的木口木刻何嘗不是大時代與劉峴先生藝術人生的縮影?

——摘自展覽前言 范迪安

劉峴是最早從事木口木刻的中國人之一,是20世紀中國新興木刻運動的先驅和開拓者。他曾在文中自述:“我原是學油畫的,于1932年開始自學木刻,從此便算是我創作生涯的起點,直延續至今,未有終輟。”「1」

一只戴著眼鏡呈斜倚姿態的啄木鳥,是劉峴給自己刻畫的“圖標”。精細生動,透露著鮮活。執著專注,兢兢業業,一生同“木”相伴,對他來說,這個形象,再精準不過。

本次的展覽便以這只“啄木鳥”為線索——名為“啄木——劉峴與木口木刻”的展覽,以藝術家最擅長的木刻方式為切入點,盡可能全面地呈現一位備受敬重的版畫家六十余年的藝術生涯,2019年9月18日下午于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正式開幕。本次共呈現作品一百九十余幅,挖掘了劉峴先生在中國木口木刻創作歷史上的地位,許多珍貴的早期作品得以亮相,可以說是近十年來第一次以此全貌展示劉峴先生藝術的展覽。

整片展場的空間視覺營造出雅致清新的氛圍,淺米色細節樣式,例如畫框、作品紙料、人物剪影在鈷藍色墻體裝置襯托下顯得格外愜意卻又不失深沉,可以說,與展覽主題及劉峴先生的個人魅力也是相當契合的。四層展廳門口的巨幅作品背墻,疏密有致地集合了部分精彩的木刻作品,觀眾駐足,遂即漸漸沉浸入這片鐫刻時光的木刻之海,展覽從“木口情結”“警世?真言”“自然?寓言”三個部分展開。

第一部分“木口情結”由兩個部分組成,一是簡單介紹了木口木刻的基本概念,另則以圖文并茂的年表回顧了劉峴先生的藝術歷程。

如若不知曉“木口木刻”與“木面木刻”存在的區別,或許無法更加客觀地品評劉峴作品的精彩之處及創作難度。二者主要在于使用的材料和工具,一般認為,古老的、起源于中國的傳統木刻版畫就是所謂木面木刻,其材料采用硬度較小的、經過豎切的木板。而木口木刻實則屬于凸版印制(RELIEF PRINTING),使用耐磨耐壓的硬木(比如黃楊木、櫻桃木、梨木等)橫截面。工具方面,中國傳統木版畫僅用一把拳刀即可完成刻制;木口木刻則使用類似于銅版畫的雕刀工具(burin),而非普通木刻刀(knife)。材料和工具決定了木口木刻的制作難度,其刻制要求力度和精細度,其印刷則要求控制油墨量。「2」

因此,在材料和工具的雙重作用下,“木口木刻”可以展現出非常精致、細膩的效果,但對創作者的技法力度要求極高。在首件展品中,可透過劉峴先生創作過的木口木刻的原制版和印刷成品窺見其高深的“功力”,纖細的根莖、花瓣的紋路、不同品種枝葉的變化都清晰可尋,雖主題對象為植物花樹,充滿著柔軟、輕盈的質感,但飽滿的線條、流暢的氣韻、虛實有度的節奏,皆顯現出了手頭功夫的堅韌力道,以及藝術家自身的精湛藝格。正如日本版畫家平塚運一所評“劉峴的作品刻線綺麗,在東方是第一位的”。

劉峴先生1915年出生于河南蘭考。1932年考入北平藝專西畫專業。1933年入讀上海美專,組織過“無名木刻社”,并受到新興版畫運動旗手魯迅先生的大力扶持,曾多次與魯迅見面和通信,受到其直接指導創作,并為魯迅創作了插圖上百幅。「3」1934年,劉峴赴日本東京帝國美術學院留學,專攻木口木刻。留學期間(1934-1937),他自費出版了有130幅之多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罪與罰》的插圖,這件作品也是其藝術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佳作。

抗戰爆發后,劉峴毅然回國,并投身至抗日愛國的隊伍里。其創作生涯與生活經歷緊密相連,展廳第二個板塊“警世?真言”,便顯現了這位踏實的藝術家在烽火連天歲月里直面現實的創作反饋,作品《怒吼吧,中國》《鞏固團結,抗戰到底》里,家國情懷躍然紙上,硝煙、戰機、士兵、民眾有層次地分布在畫面之中,折射出真切的歷史面貌,通過藝術的表達模式帶領觀眾進入情境之中。1939年劉峴奔赴延安后任魯迅藝術學院美術系木刻教師,其間創作了一大批反映抗日戰爭和延安生活的作品,毛主席對劉峴的記錄抗戰、謳歌人民的藝術作品大加贊賞,并親筆題詞:“我不懂木刻的道理,但我喜歡看木刻。劉峴同志來邊區時間不久,已有了許多作品,希望繼續努力,為創造中華民族的新藝術而奮斗”。「4」

值得一提的是,劉峴創作了大量的人物肖像木刻畫,尤其以國內外文學家為主,從俄蘇的高爾基、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到歐洲的蕭伯納、莎士比亞、拜倫,以及我國的魯迅、茅盾、郭沫若等等。不難發現,所有的肖像作品集合著劉峴的細膩、雅致的個人特點,但每幅畫面之中藝術家特別以不同的刀筆刻法,又塑造了不同的人物氣質,磅礴大氣、素雅婉轉、跌宕起伏、沉著冷靜…劉峴獨到的眼光、真誠的信念、鏗鏘有力的技法,皆在這些作品中顯露。

第三個部分“自然?寓言”中,一整面墻展現的植物花卉作品,無疑是最令觀眾驚喜的。1958年,人民日報邀請八位木刻名家為郭沫若創作的《百花齊放》新詩作插圖,其中有李樺、黃永玉和劉峴等。1959年,這些版畫集結成冊出版之后,劉峴又被郭沫若單獨邀請,專門為這101首詩分別作單幅花卉木刻。「5」凌霄花、芍藥、石楠、洋繡球等,每一株都洋溢著鮮活、細膩的自然氣息,著實令人喜愛。1958年,比利時版畫家麥綏萊勒評論劉峴的作品,“雕刻的形象逼真,技巧優美”,這種評價無疑是貼切的。

緊跟時代的變遷進行題材的挖掘和探索,是一位成熟藝術家自發性的能量。新中國成立后,劉峴關注的主題轉向對生活的贊頌、對輕松化寓言故事的圖形敘事。1954至1960年,他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工作期間創作了一系列書籍裝幀的作品,并為年輕人授課,在孜孜不倦的勞作和和薪火相傳之中,可以說,劉峴先生與他的同行們一起打開了中國文學類書籍裝幀的新局面。連環木刻作品《主觀的兔子》(自編童話),借兔子、刺猬、啄木鳥等動物之間的森林故事暗喻人生,展現了其觀察和思考。后至1987年,他將多年來創作的單幅動物創作木刻集結成畫冊《寓言百圖》,每個單幅都敘述著不同的道理,輕松有趣,顯示出藝術家豁達的人生智慧。

1981年,作家蕭軍評價劉峴:“在藝術風格上,他既繼承了我國民族傳統的藝術特點,又吸收了外國木刻的技法。……我認為他的作品充分發揮出木刻藝術特有的功能。”無論是針對戰爭年代的真實歷史的反映,還是對寓言故事、文學題材的闡述,又或是花卉主題的清新雅逸的刻畫,劉峴將豐富的思考、細致的觀察編織在精巧的造型和嚴謹的結構之中,在刀筆墨紙的格調里追尋藝術的高度,在方寸之間鐫刻時光的痕跡。如范迪安院長所評:“堅執地朝向心靈的追問,如在夜幕沉沉的天空尋找精神的歸宿,用藝術之思、奮力之筆點燃洞明的火光。”

據悉,本次展覽將持續至10月7日。

文/張譯之
圖/主辦方提供

新聞現場

2019年9月18日下午,“啄木:劉峴與木口木刻”展覽開幕式暨作品捐贈儀式,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學術報告廳舉行。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副院長蘇新平,中國美術館副館長安遠遠,中國美術館老館長楊力舟,原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版畫院院長、現任王琦美術博物館名譽館長王煒,中國美術館研究員劉曦林,河南省美術館館長化建國,中央美術學院造型學院副院長、版畫系主任王華祥,劉峴先生之女王人殷等嘉賓出席儀式現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擔任主持人。

劉峴先生之女王人殷女士,給予中央美術學院大力支持,精選劉峴先生創作的《鞏固團結,抗戰到底》等各時期重要代表作品,和木刻原版,捐贈給學院,并由美術館永久收藏,共計153件183幅。捐贈的作品涉及劉峴先生創作的各個方面,是研究木口木刻的重要藝術作品和資料。

藝術家介紹

劉峴(1915-1990)

1915年8月17日出生于河南省蘭封縣(現蘭考縣)。
1932年就讀北平藝術專科學校西畫專業,并自學木刻。
1933年,就讀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西畫專業。
1934年,赴日本東京帝國美術學校油畫系學習,并師從日本版畫家平塚運一學習木口木刻。1937年,原本計劃從日本前往法國繼續學習,但“七七事變”爆發,劉峴回國。
1938年,在上海參加留日歸國同學救亡團,在開封舉辦《抗戰宣傳美術展覽》。
1938年,參加彭雪楓領導的新四軍第四師,創辦拂曉劇團、拂曉木刻研究會。
1939年,調延安魯迅藝術文學院美術系任教。11月,印制版畫多幅贈毛澤東主席,獲毛澤東主席題詞“我不懂木刻的道理,但我喜歡看木刻。劉峴同志來邊區時間不久,已有了許多作品,希望繼續努力,為創造中華民族的新藝術而奮斗。”
1945年,調重慶新華日報社,主持美術評論等工作。
1954年,調人民文學出版社,任美術編審并美編室主任。
1960年,調中國美術館,為三人收購收藏組成員。
1981年,為紀念魯迅誕辰百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劉峴木刻畫展》。
1983年,在鄭州河南省博物館舉辦《劉峴木刻畫展》。
1990年9月21日,在北京病逝,享年75歲。

斗地主(单机版)